智能是怎样被人工的


人工智能仅仅只是个蝴蝶效应,或已成山崩海啸之势?SpaceX 的马斯克对此忧心忡忡,他惊呼:人工智能“可能比核武器更危险!”“可能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!” ……“我们马上就要完蛋了!” 

不料,Facebook的扎克伯格跳出来清脆打脸,啪!啪!啪!小扎说,马斯克的“这种担心毫无依据(not valid fear)!”“简直就是神经病(hysterical)!” 

显而然,扎克伯格这边人多势众底气足,但马斯克也并非一个人在战斗:堪与爱因斯坦齐名的大物理学家霍金生前三番五次表态,“人工智能可能会毁灭人类!” 而微软创始人、曾经的世界首富比尔盖茨则一个劲地“Me Too!” “Me Too!”

1975年和2017年两个冬天,同一群遗传学家和 AI 专家聚集在美国加州的一个海边小镇,讨论他们的“基因编辑”是否最终会葬送这个世界。

1975年,美国加州阿西洛马(Asilomar)小镇,一群基因学家聚集在一起研究“基因编辑”

2017年,美国加州阿西洛马(Asilomar)小镇,全球2000+人,包括844名AI 和机器人专家联合签署《23 条AI发展原则》。

1975年研究制定人类基因编辑指导性规范的美国加州阿西洛马会议地点:Asilomar Conference Grounds

美国康大教授、贝尔实验室研究员赛尔曼声称,他们正在研究的 AI 技术“非常强大,无法清楚地知道它们可能带来的影响。”

有报道称,美国国防部“DARPA将资助一场人工智能造假比赛!” 届时,世界顶尖的数字取证专家、职业高手和发烧友将齐聚一堂,利用 AI 技术深度伪造各种假视频、假图像和假音频,角逐“最可信 AI 制品(Deepfakes)”。

AI伪造视频:[美]奥巴马总统不幸被选为模特

大咖们你怼我我怼你,意见领袖纷纷站台背书,吃瓜群众越聚越多,似有顿悟……反正全世界都知道了,AI这东西可了不得!细思极恐!

以前电视叫电视、空调叫空调。后来有了安卓系统,手机改叫智能手机,电视改叫智能电视,空调改叫智能空调。等有了wifi,它们摇身一变成了云电视、云空调 ……现在又有了语音识别,当即改口,AI 电视,AI 空调,AI 音箱,AI 电饭煲……充气娃娃不是充气娃娃,是 AI 女友!

(快速倒带一下……)

1962年,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、人工智能先驱、卡内基梅隆大学教授西蒙曾断言:“二十年内,人能做到的一切计算机都能做到。”

1967年,另一个人工智能先驱、MIT教授明斯基撰文称,“在一代人的时间跨度内……创造人工智能的问题将在本质上解决。”

1970年,明斯基再次预言:“在三到八年里,我们将有一台具有人类平均智能的计算机。”

仅仅三年后,人工智能陷入了它的第一场寒冬,此后多年一蹶不振。直到1980年代被唤醒,又像打了鸡血一样。然后是1990年代的第二场寒冬。今天我们正在经历的一切,是人工智能又一次梦中醒来。

(按住快速倒带键……别撒手!)

一下子回到了数千年前,古希腊神话说,最具智慧的神明普罗米修斯用泥土与河水混合搅拌创造了人类。(--正好比国人的“女娲造人”一说。)  不仅如此,他还盗来了火给予人类、向人类传播知识和技能。众神之神宙斯闻之大怒,严厉惩罚了普罗米修斯,同时迁怒于人类。为了报复人类,宙斯命令火神赫菲斯托斯打造了一个女人,名叫“潘多拉”,意为“一切灾难的传播者”。

1818年,“人类科学探索的青春期”(爱因斯坦语)初见端倪,公认的第一部科幻小说、雪莱夫人笔下的《弗兰肯斯坦--当代的普罗米修斯》问世,讲得是一个“人造人”的恐怖故事,倒被誉为科学理性和人性的启蒙之作。

从古代神话到科幻小说,再到层出不穷的现代神话,人类的造人之梦已经很久很久了,人类造人之追求实在太执著了。有些令人费解的是,韩国电影《潘多拉》是一部灾难片,而起源于丹麦的“潘多拉珠宝”却让国人爱不释手。

科幻电影 Frankenstein,19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