抽水马桶:最有味道的科技与应用场景


从马桶到抽水马桶,其创意设计乃至于生产普及较之于今天,真是太幸运了!因为技术发展水平相当,应用场景更是已经无处不在,社会需求是刚性的,不论私家的或公用的,你一说谁都明白。

古罗马公厕的场景

纵横交错的城市下水道是古罗马人引以为傲的文明成就。古罗马皇帝提图斯(Titus)自己的“官房”里就赫然立着一尊负责掌管城市公共卫生系统的克罗阿西娜(Cloacina)女神的雕像。据说公元315年时,仅罗马城已有超过140间公厕,古罗马人喜欢聚在那里一边忙正事、一边嘘寒问暖拉家常甚至洽谈生意。


抽水马桶和约翰·哈林顿爵士(Sir John Harrington)

有一则消息称,英国著名杂志《焦点》邀请国内100名最具权威的专家和1000名读者,评选世界上最伟大的100项发明,结果,电脑、飞机、电灯、印刷、轮子、收音机等等自然榜上有名,可让人“毁三观”的是,抽水马桶居然排名第一!

“命运很多时候都是凑巧,
因为街上有醒着的窗户:
祈求万能的主……
并料想不太可能摊上便壶的份儿。”

写这首讽刺诗的,正是上面马桶旁边的那位约翰·哈林顿先生,他是十六世纪英国诗人、作家,还是女王伊丽莎白一世的教子和大臣。没错,如果你走在十六世纪欧洲的街道上,难免会有“摊上便壶的份儿”!特别是听到有人高喊“留心便壶!”或“小心水!”时,千万别张嘴朝上望!

相传英国绅士们发明了长筒宽檐礼帽,可以挡风挡雨当然也方便挡点别的什么。他们习惯于站在女士左边(因为英国交通靠左行),以防美丽的女士们蒙受突如其来的攻击……

多么鲜活而带有温度的场景啊!于是,哈林顿先生突发奇想,描绘了一个抽水马桶,并赶制出来拿去孝敬教母女王大人。虽因装置粗陋,污水溅了教母一身,惨遭教母一顿痛骂,(另一个说法是,那抽水马桶操作不便、动静太大,令教母如厕颇为尴尬,于是不喜欢。)约翰·哈林顿仍被誉为“抽水马桶之父”。英国人至今仍有以“go to the john(约翰)”来表示“上厕所”的说法。

马桶科技勇往直前,诸如几十年后伦敦钟表匠亚历山大·卡明斯(Alexander Cummings)等人,持续改进了水箱拉手和阀门,增加了S 型水管阻止污水逆流,消除臭味,等等。换言之,只要有场景,技术总是可以不断迭代的。

当年THOMAS CRAPPER公司的广告

1884年,英国人托马斯·克拉普尔(Thomas Crapper)不仅有了自己的技术发明,而且开起了抽水马桶商业化新时代,并因此被女皇封为爵士。一战期间,克拉普尔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马桶火爆畅销。当时的CRAPPER牌马桶,售价6英镑15先令(合135先令),而一个英国普通劳工每月房租是7先令左右,一般人还真用不起。以至于在英文字典中,“Crapper”一词就有“厕所”的意思。

那时的抽水马桶,就像今天的爱马仕一样,绝对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,欧洲许多人把拥有一个马桶作为人生崇高追求。事实上,爱马仕的前身法国Herme品牌其实就是“爱马桶”,其后人在Herme之后加上了一个s,才成了今天的“爱马仕(Hermes)”。


2018年11月,北京“新世代厕所博览会”上,比尔·盖茨拿出了一罐黄黄的东西。“没错,这是人类排泄物。” 他说。

谁能否认,比尔·盖茨堪称世界科技领袖,他创立的美国微软公司至今傲视群雄。对他而言,科技早已是小菜一碟,那么,他又盯上了哪一个应用场景了呢?居然又是马桶!是的,比尔·盖茨当真要掀起一场“马桶革命”!抚今追昔,足见有味道的应用场景如今是何等弥足珍贵、叫人垂涎三尺!


比尔·盖茨在参加一档电视节目时,与主持人一同品尝经过他们研制的“新世代厕所” 过滤后的“纯净水”,貌似味道还不错。